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含谷文化 > 仙女山动态

重庆:年轻人搞不懂白事的事还是交给专业殡葬服务人员吧

2019-03-24 11:49:11200

【台词】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从始至终陪着走完,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,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

——《千与千寻》

赵女士是在出差时接到母亲因脑溢血而深度昏迷的消息。当她赶到医院,ICU(重症监护室)的医生婉转地告诉她,她母亲实际上已经进入生命的最后一程。有些事,可以准备起来了。

人到中年,赵女士已经先后送走了不少亲人,以前都是母亲在安排。这一次只能由她自己来操办——程序如何,有哪些习俗,即便是大学文化程度,赵女士依旧茫然失措。

每年夏天,尤其是接下来的8月,殡仪馆会很忙。

而我们的社会已经步入老龄化阶段,具有操办红白喜事民俗经验的人越来越少,尤其是年轻人面对长者去世,会陷入和赵女士一样的茫然。

这个时候,有个专业人士全程指导、帮忙打理,会方便不少。

重庆市殡仪馆设“殡葬引导员”已有7年,业务量每年翻一番。尽管如此,因为人们对死亡的忌讳态度,这个行业还是不为大多数人所知。

她让家属放下心来

 

赵女士当时咨询114。几分钟后,一条短信来了:“你好,我是重庆殡仪馆的全程引导员王燕,咨询请致电××××,我24小时开机。”

赵女士后来告诉记者,王燕的声音温柔、婉转,不疾不徐,透出克制、谨慎,而又善解人意,“就像突然有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姐姐,我一下子就心安了”,电话还没打完,赵燕就决定,请王燕帮她全程操办母亲的丧事。

第一次见面,在医院,离赵妈妈心脏停止跳动还有两天。王燕人如其声,素色的衬衫黑裤子,面容温和,话不多,很有用,就像一个细致的姐姐。

从母亲的寿衣开始,到追悼会基本礼仪,王燕一一说来,有的内容则通过短信发给赵女士。

比如寿衣,照风俗要备齐由内而外、春夏秋冬四季衣服,鞋子要准备大一号的。

赵女士记得妈妈说过,“去的时候”不想穿寿衣,想穿漂亮的红衣裳。王燕想了想,推荐了两款红色的唐装,赵女士挑了一套暗红色的,漂亮又端庄。

之后,包括逝者随身的布袋,布袋里的物件,王燕给赵女士带来了套装。价格不过680元。

因为给母亲带去了人生最后一个漂亮的定格,赵女士对王燕提供的第一次服务就非常满意。

她举止低调办事高效

两天后的下午,赵妈妈心跳停止,赵女士给王燕去了电话。王燕说:她们的工作小组会分两路出发,一路来医院接她母亲,一路由王燕自己带队,去赵女士的娘家布置灵堂。

赵女士守在医院,殡仪馆的人过来帮忙给母亲净身穿衣;家里头,赵女士的丈夫已经等在那里,他依照王燕的短信已经买好了所有东西:“亲人逝世后,家属请备好供品:糕点两种,水果三种。糕点上面不能有芝麻,水果不能用梨桃,数量要成单。另外请买颗粒糖一斤,一次性纸杯、茶叶、烟,以及守夜的点心。”

王燕到了,她动作麻利,带去的黄绢、黑纱、麻布,墙上一铺,桌子一围,绢花、绿藤简单装饰,马上布置出一个朴素庄重的灵堂。

灵堂布置停当,工作小组先整整齐齐朝老太太的遗像上香鞠躬。

写挽联的师傅,当场就在赵女士家铺开纸墨……

这只是开始,全程引导师的工作大部分都还在办理火化手续时。赵女士去殡仪馆办手续时,王燕告诉她,重庆市民办理殡葬有许多免费项目,其中接运遗体、三天内的冷藏存放、使用普通火化炉进行火化、一年内的骨灰寄存都是免费的。由于赵女士的母亲是残疾人,又有一些额外的费用减免。

她陪着赵女士去看母亲的遗容定妆,陪着赵女士去打印增补的挽联。在追悼会上,王燕一直站在赵女士视线所及的角落。赵女士说,“不管何时,我一抬头就会看到她的身影。她拿着手机,戴着耳机,她的镇定感染了我。”

追悼会后,王燕还重点关照了重庆人的“五七”习俗。

一做七年,周围的人渐渐“自然”起来

整一场事情办下来,赵女士看到账单上,除了那些物品和仪式的开支外,王燕的全程服务费这一栏是:180元。

王燕坚决不收赵女士的红包。“这是我的工作,我有工资。”

王燕是重庆殡仪馆第一批做殡葬引导师的,一做7年。她逐渐也摸出些规律,一到三伏天,或者季节变化时,她就会特别忙。忙的时候一个月要做40多户家庭的事情,少的时候也有20多户。

24小时待命,旅游不敢去远处,休假随时会取消……这些,她都已经逐渐习惯。

“虽然不至于见不得人,但要说有什么职业荣誉感,还谈不上”,她很坦率,“家里人都知道我在殡仪馆上班,估计孩子的同学老师也知道,同学会上我也会大大方方地说出来,但是……”她沉吟了一下,说:“现在倒是好多了,人们会有礼貌地克制好奇心,不会直接跟我打听工作的具体细节,反过来,倒是很客气地会说以后有事要请我来帮忙。”

她说,殡葬引导师的职责,就是让逝者得其所,生者了无憾。

 

 

做个殡葬引导师不容易

宫崎骏《千与千寻》里的这句台词(如上)说的就是面对死亡和告别的态度。

现实里,死亡,依旧充满了浓重的禁忌色彩,包括殡葬引导师这个职业所背负的压力。

重庆市殡仪馆目前有七位殡葬全程引导师,都是面向社会招考进来的,对人际沟通能力的要求更甚于文化程度。

重庆市殡仪馆社会服务科的张主任说,“这个岗位,第一关是面试,第二关才是笔试。这一行,形象的亲和力很重要。”录取后,还要经过一个月的培训、三个月跟着带教老师实习上岗,才可以尝试自己独立操作。

目前,重庆殡仪馆的殡葬引导师清一色娘子军,主力就是王燕这样三十七八岁的“姐姐”式引导师。

殡仪馆曾经也聘用过年轻小伙子,后来小伙子们对这个职业的认同度始终不高,身边的人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。结果,有两人辞了职。

张主任说:“要说这个职业有多难,有什么技巧,不见得,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好,奥秘是:用心去做。”其实,殡仪馆甚至有点期待温文尔雅的年轻男人,以及气质内敛稳重的老人来加入这一行。

而王燕她们做久了,经常有“回头客”,在亲人弥留之际就开始预约,与她们商量。

她们的工作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部日本影片《入殓师》。有时候,做的是平常而琐碎的东西,也许在心灵里,他们正逐渐感知着一些平时我们不敢想不愿想的事情,这就是生命,离开不等于消失,除了敬畏还有爱的延续。